我的大学我做主

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24日 下午1:57      阅读  880  次

       文理学院是美国高等教育体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是非常受社会推崇的精英教育,全美只有大约3%的大学生毕业于文理学院。文理学院优质的通识性课程和小而精的班级设置吸引了众多国际学生的目光,今年八中国际部有两名同学在早申中分别被卫斯理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和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录取,今天我们来探寻一下她们的寻梦之旅。

       林莞和

       Hi,我是高三14班的林莞和。在2021fall的ED1申请中,荣幸地成为了女神Wesleyan University所青睐的十九个幸运儿之一。我从小就非常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喜欢语言文化,虽然在国际部,但我还是想坚持我的最爱。我在网上了解到国外大学会开设东亚研究(East Asian Study)这个专业,研究的领域横跨中日韩,包括但不局限于政治、经济、文学、宗教等等方面,于是我开始广泛搜寻。在遇到Wes这所文理学院后,我赫然发现Wes把这个专业作为自己的王牌之一,专门开设了一个东亚研究院。而其他大学往往会把EAS专业放在文学院中。因此,它的EAS专业享誉全美。此外,文理学院极低的师生比能让每一个孩子都得到教授的关注; Wes又是一个选课完全自由的学校,不强制要求学生上某一门专业之外的课程来让学生大胆试错,尝试一切自己喜欢的课程,这一切坚定了我选择文理学院的决心。

       由于自小对文学的热爱,我一直在尝试自己创作诗歌与短篇小说。在初中时就陆陆续续发表了一些作品,高一时成功加入了中华少年作家学会与中国小作家协会。在《读者》上发表了现代诗《猫的告白》,算是作为吸猫狂魔的终极成就了。高二时我成为了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长,完成了学校大量文字撰写工作。在论文老师的指导下,我完成了《从中国古典诗词看历朝历代女性社会地位变迁》的系列论文,共计十篇,近两万五千字。这些是申请中主要的活动,没有轰轰烈烈的竞赛与奖项,它们更像是低语的涓涓细流,向学校诉说我对EAS的喜爱。

       由于文理学院很看重学生与学校的契合度,我预约了Wes的校友面试。最开始我对面试会有些害怕,感觉只有25分的口语可能没办法清楚地向面试官表达出我想说的意思。在面试的准备过程中,我发掘了描述自己的两个关键词:“freedom” 和 “creativity”。 在不断地练习中我逐渐找到了自信,明白了我就是要给面试官呈现真实的自我。面试官是一位和蔼的中年女性,随着我不停地叨叨叨,时不时地说一句“Amazing!”或者“Adorable!”。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我对她说“我的父母给予了我自由,因为她们不会强制我选某一个好找工作的专业,他们希望我能够代替他们,自由地选择我想学的,因此我非常感谢他们”的时候,她一下就被打动了,最后,我把与面试官20min的面试聊到了一个半小时。她说我是一名“Typical Wesleyan Student”,给了我很高的赞誉,还主动给我看了她的花园和狗狗。面试官对我的高度肯定也是我能够牵手梦校的一个决定性的因素。

       感谢家人和学校的支持,感谢自己当初的勇气,我在2020-12-13听见了北美红雀的冬日高歌。相信梦想,相信自己,一切都会成真。

       于京媛

       大家好,我是于京媛YoYo,早申尘埃落定后,心里的感慨还是很多的,回首申请之路的艰辛,特别想感谢老师们的一路相伴,尤其要感谢升学指导Daisy老师,她不仅给了我明确的指导,更给予我最需要的理解和鼓励,倾听了我无数烦恼,每次看到Daisy给我的宽慰,妈妈都会感慨,还是学校老师最了解我。下面就和大家聊聊我的申校故事吧。

       先说说我为什么选择文理学院。我属于比较偏文的学生,很喜欢中英文诗歌和中国戏曲,高中三年做的活动也都是文科类的。今年暑假我参加了布朗大学的对比文学课,班里总共有十个同学。因为人数比较少,每位同学都有机会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教授也会对我们的回答做出详细评价。我最喜欢她讲鲁迅的Madman’s Diary,文章里的每个点她都分析得很细致,也会留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思考,我们的论文教授都会精心批注。我觉得这就是我喜欢的大学课堂的样子,文理学院更符合我对未来的期许。同时,我的性格偏于内向,更喜欢小班的授课模式。这些因素促成了文理学院成为我的首选。

       高三之后,我选的文学课更是精英教育,班型小到只有三个人。莎翁的十四行诗激发了我创作的欲望。从那时起,我开始尝试写英文诗,在课上课下都忙着和外教Ricky热烈讨论。我热衷于把自己写的英文诗翻译成中文,也会把之前写的中文诗翻译成英文。我喜欢创造两种语言碰撞出的美。把方向定为“对比文学和创意写作“”大概也始于此。

       十月,我确定了选择史密斯学院,最初我的家人是不支持我申请文理学院的,因为他们觉得大U的知名度更高一些。那段时间我很迷茫,时常将自己麻痹在诗歌里,读不同风格的作品,想暂时逃避选校的纠结。有一天,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位学姐把昆曲《牡丹亭》的唱词译成英文并分享在YouTube上,看到她用法语写诗,热心研究女性问题,我忽然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未来的自己,坚信她就是我梦寐以求想成为的那种人。她在史密斯读书,有了这样一个引领和向往,我觉得找到了目标。递交申请的最后几天,我的内心有些紧张犹疑,“不要因为任何人而改变你的选择。既然你已经把一切都做到极致了,又是自己喜欢的学校,为什么不争取一下呢?不管你能不能被录取,你都是我的好YoYo。”升学指导老师的鼓励安慰让我最终坚定了史密斯。

       改文书是最磨人的,主文书我总共修改有二十多稿,每一稿都改得很痛苦。因此,找到一个平衡点很重要:我想表达的VS别人的意见。大脑空白的时候,我经常让自己停下来想一想,是接收外界信息过于繁杂,导致失去了自我;还是太执着于自己的想法,忽略了老师的建议。我会把别人的建议清晰地列出来,再和自己一一对比。当然,每一稿都不会白改,因为这很可能是未来某校附加文书的素材,所以一定保存好不同版本的文稿。我曾经试图先写中文,然后再翻译成英文,发现是徒劳。因为中文很多词的含义英语无法准确表达出来。因此这样除了练练文笔,其它什么意义也没有。润色文章的时候,英语小说就可以派上用场了。拿来主义是学习语言最好的方法,大可以借鉴里面好的表达,让文章读起来更地道。

       要被所有人都理解,你岂不是太平庸了。迷茫焦虑的申请季,我时常这样安慰自己。我想成为自己期待的样子,我坚信在史密斯学院会找到最好的自己,也希望每个人都能坚持自己的梦想。

       不论是古典诗词,还是京剧传承,她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践行着理想和抱负,让十八岁,不惑!

报道:八中国际部

  • 京剧社团
    京剧社团
  • 亮相
    亮相
  • 国旗下演讲
    国旗下演讲
  • 彩虹教室公益活动
    彩虹教室公益活动
  • 我和猫的故事
    我和猫的故事
  • 我的诗集
    我的诗集